登录/注册
移民家园

全球移民互动门户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如尚未注册?

[移民故事] 失落的神秘庄园主(三)

  [复制链接]
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8-25 10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失落的神秘庄园主(三)
Bill见到老太太的那一瞬间就像一个小孩在家长面前做错事情的样子,此刻竟然有点窘态,上一秒因为见到Janet而恐俱不已,下一秒却由于老太太的出现急剧刹停了他的情绪,所有的情绪反映在他的面部肌肉上,导致他的脸部肌肉不停地抽搐跳动。
Bill对老太太:“ Sue,我有点事先走了!”说完正想一溜烟地要跑开,回头看了看我,稍稍犹豫了一下,将我往后拉一拉,在我耳边几乎只有我听到的声音,快速地说:“ Anne,不要接近那恶灵,她是被诅咒的,所有靠近她的非死即伤,她自己也疯了几十年了,老公入狱,儿子早夭,还经常象幽灵一样出没在13号宅,你一定要远离她,否则当你也诅咒,一切就太迟了。”
说完Bill就溜了,剩下我,我女儿,Janet还有老太太。我依然呆若木鸡,Bill说的话不断在我耳边回荡,恐惧如藤曼一样,从我脚底一直往上窜,紧紧地抓着我的脚,我的手,继而将我全包围,越抓越紧,我无力争脱,突然有点窒息的感觉,巨大的恐惧犹如猛兽一般吞噬了我。
或者我只是道貌岸然地拯救Janet,而Bill只是提醒着我内心一直存在,但自我掩盖的真实恐惧,我不禁望了望Janet,刚触到她眼睛那一刻,我竟恐惧得身不由己地往后退,只一瞬,她的眼神已失去了所有的光彩,眼底全是黯然绝望之色,我知道她无尽的失望缘自于我,我在她已经漫天飘雪的世界点了一团火,在她即将靠近取暖的一瞬,我将火灭了。
这世界上比从未拥有更残酷的是得而复失,那是最致命的打击,如海市蜃楼,让几近死亡绝望的人点燃起求生的希望,当走近现实,幻影破灭,那种落差足以让人精神毁灭。
几年之后的今天,当我意识到这种伤害时,常常的恨之已晚让我彻夜难眠。
那老太太或许意识到局面尴尬,主动走过来跟我打招呼:“你好,我是Sue,早听Bill说镇上新来了一家中国人,今天终于有幸见到,很高兴认识你!”
老太太语速并不快,厚厚往外翻的嘴唇总让我担心下一秒她的嘴唇就要往外甩出来,她说的是非常地道的英语,说罢还向我女儿友好地打个招呼,女儿比较腼腆,微微一笑就站在我身后了。
“你好,我也很高兴认识你!”说罢我伸出手,跟她轻轻一握,她的手瘦得像枯干的树枝,表皮上尽是一些带刺老茧,仿佛我再大力握一握,那手指骨就如干枯的树枝般脆弱地断开。
老太太的眼睛笑成一条缝,她向Janet伸出手,轻轻地打个“过来”的手势,只见Janet缓缓靠近,有了老太太这个中和剂,我和Janet间尴尬的局面正在慢慢化解。
老太太与Janet轻松地说着家常,我在一旁听着,内心还是有点感触,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,就有各种人(敏感词被屏蔽)锋,即使在看似平和的偏远山间小镇,在基督徒遍布的地方,世俗的普通价值观依然存在,对于Janet,有像Bill那样嫌弃恐惧的,有些保持礼节性打招呼却背后嫌弃,两面三刀的,或许还有寥寥无几真心待她的,不知道跟前的老太太是哪一种?
患有心理疾病的人,大多悲观厌世失望,要是得到许多来自世间的爱,内心怎会如此阴郁潮湿,他们内心的呐喊犹如置于真空中,没有任何介质的传播,只有自己才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,非常孤独,而真挚的情感或许是通往他们内心的唯一通道。
老太太与Janet寒暄了几句,转头跟我说:“第一次见Janet带朋友来逛我的园子,你对于她来说,肯定是一个很特别的人。”
我和Janet相互对视一笑,所有的尴尬挑拨此刻都被抛到九霄云外。
看来老太太并不是简单的人,既精明也是关系高手,她既看出Bill让我与Janet关系尴尬,又同时用简短的话语轻松化解。
这小镇还真有意思,到处都是卧虎藏龙,有像Ava那样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也有像老太太那样圆融通透的人,好像每一个人都有许多故事,像一本又一本厚厚的书,只要你稍一翻,就觉得趣味横生。
“这个庄园也的品种很丰富,尤其这些枸杞子,只可惜遍地美果无人问津,实在有点可惜。” 即使我心中对这老太太的身份早已猜透几分,但我想用我的方式来引起话题,或者说是我想要的答案。
有时候你很想知道答案,没必要直接了当,适当的迂回,结果也是一样的,所以我一直认为,说话才是最高的艺术,你怎么说能让对方觉得舒服,自己也过得好(许多祸从口出),才是一门高深的学问。
“这枸杞子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,50几年前我从香港嫁过来,这些枸杞已在这里,说起来,应该是我丈夫的外公从中国带来的,估计近百年了。”老太太缓缓地说。
短短的话,信息量巨大,首先这个看上去60多岁的老太太,实际年龄应该已70岁以上,毕竟从她来到小镇的年数再加上她当时婚嫁的年龄就能推断出来。这小镇位于深山之中,在这里含氧浓度极高,优质水源,再加上远离尘嚣,心中保持一份平静,而人的外貌又是心灵的一面镜子,邪恶单纯从眼神可窥,而生活辛苦安逸又可以从面部表情可知。这70多岁的老太太能保持如此年轻状态,估计与她的心境平和,还有简单的生活有关,加上加拿大本来又是光照少的国家,缺乏紫外线的照射,人的皮肤衰老得极慢,所以看上较实际年龄小也不无原因。
更让人震惊的,就是这老太太的丈夫并非是庄园的第一代主人,真正第一代主人是现庄园主的外公!
也就是说,这么一座庄园的历史已达百年!这样的一座隐蔽于密林中的小镇,以现代先进的交通工具和交通网络尚且如此艰难才到达此地,那100年前,那个同样怀揣着梦想的年轻人,是经过多少艰难险阻才抱着对故乡的不舍,抱着那株满含故乡情怀的枸杞苗,经历多少个披星戴月,风急浪涌的夜晚才到达这与世隔绝的小镇,毫无语言基础的他,究竟当初经历了什么难以想象的困难才能在这方土地上扎下根来?他究竟有没有梦想?在那没有飞机的年代,望着一望无际的幽黑的大海,是如何在那颠簸的木船上经历数个失眠之夜。
Picture4.jpg
曾经有位读者留言,说每一个移民都是一部巨大的史诗,此言不虚,而大部分史诗,除了那小部分是绚丽的外,其余的都是溢血扬泪的故事。
而我,只是恰好为大家打开这史诗的第一页,而时光似箭般穿越到百年前,或许那天的月光清冷,刚好照在那个瘦削的,穿着一身玄黑衣服的男子身上,他的身体随着海浪在木船上颠簸,目光久久凝聚在那一株小小的枸杞苗上。
那时的他,没想到会有人重复着他的道路,百年之后,有人偶然了解到他的平凡且不平凡故事,继而记录下来,诉之于众。
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能量,他或她慢慢地改变着这个世界,无论生前,或死后,这个影响源远流长,是我们自己也看不到的远远的未来。
Janet还在跟老太太闲聊着:“Sue, 我好想念你做个柠檬蛋糕,那味道非常非常香,入口即化。” 说完她伸出舌头从左往右地在上唇抹,作出一个馋极的姿势,那滑稽的模样不禁让我们一行人都笑起来。
“这么巧!我今天刚好焗了一个柠檬蛋糕,不如你们来我家品尝品尝。”老太太微笑地望着Sue,然后慈祥地望向我。
“很久没在小镇见到新面孔的国人了,你也一起来尝尝?”一直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的老太太突然用非常蹩脚的普通话跟我说。
我点头,欣然接受她的邀请。老实说,这么一个神秘的庄园,我的职业触觉已感到背后有不简单的故事,何况老太太说出第一代移民是她丈夫的外公时,更引起我强烈的兴趣,直觉告诉我,这背后是一条流淌的历史长河,而现在老太太就像一个飘在长河上的一艘小舟的掌舵者,只要你踏上那小舟,就能看到沿途历史的旖旎风光。
随着老太太往前走不久,就见到一座独立宅子,这宅子占地很大,看上去已有些年头了,共两层,周身种着一些小花,屋周围着树干极粗的巨松,屋旁有一块开垦的小田地,种着一些瓜果,所有的这些东西凑成了一幅和谐安宁的画面。
第一层是外露的车库,两辆看上去也有些年头的车停放在那里,车库的右边有一扇门,老太太打开它,往我们做了个手势,示意我们随她进门。
屋内席卷而来一阵霉味,这是旧房子的通病,加拿大的房基本是全木结构的,这样的结构的好处一般是冬暖夏凉,木板与木板之间有一层非常厚的保温棉,英文叫insulation,基本上有隔热保温的作用,许多年岁已久的房屋因为通风设备做得不够好,保温棉已经开始发黑发霉,屋里通常弥聚着浓重不散的霉味,即使外在保养再好,时间总会在每个角落留下它的痕迹。
ManInstallingFiberglassInsulation.jpg
fiberglass-batt-insulation-houston.jpg
imageService.jpeg
屋里的光线非常阴暗,除了霉味外,还能感受到来自土地渗透的潮湿,刚入门处放着一株绿植,半人高,许是常年光线不足,耷拉着脑袋,无精打采的。这层应该就是我们常说的basement(地下室),许多人以为地下室是那种昏暗的不见天日的负一层,其实不尽然,有的是一半在地上,一半在地上,有窗户透气的,而有的是这种walk in类型的,一般用来放各种杂物和工具,总的来说非居住功能。
人的眼睛适应黑暗后,就会看得越发清楚,首先映入眼帘的左边的立式大柜子,那是比一人还高的柜子,大约分为五层,柜子非常长,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工具,那些工具密密麻麻,林林总总都有,让我仿佛走进一家五金店,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非常整齐,可惜却铺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,感觉已经有段时间没被使用了。
而右墙是一个诺大的书柜,这书柜的书非常多,几乎没有空余的位置,每本书都有有寸来厚,都是精美的或红或绿硬皮装的,乍一眼看,仿佛走进哈利波特世界里的书柜,充满了英伦特色,除了书卷气外,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正派庄严气息,带着点追求学术的厚重。
Janet看着我盯着那些书看得出神,就随手拿起两本扔给我,我有些惊恐,感觉自己像打扰了书魂,这举动就像一丝不苟的英国绅士,那烫得笔直的西装上被我的鲁莽生生撞出一道褶皱,不完美且碍眼。
我摸着那精美的封面,还有那烫金的字词,第一次有打开的冲动,Janet冲着我眨眨眼睛,说:“打开看看。”
我下意识地望了望庄园主夫人,她微笑着点点头:“看吧,这些书都是我丈夫多年的收藏,是他的宝贝。”然后她转身“啪”一声开关,头顶上一盏昏黄的灯亮了起来,温柔的黄光充满了整个空间,也洒在我眼前的这本书上。
我颤抖着打开眼前这书,里面的页面已泛黄,而每一页,都用圆珠笔写满密密麻麻的笔记与体会,各种各样的心得,有的句子还用荧光笔标记,整整一本书,从首页到尾页始终贯彻,再翻翻我手上的另一本书,竟然也是一样。
我不由将那两本书放回原处,再摩挲着书柜上一本又一本书,我突然间有点感动,这些虽然是书,却也是魂,它们的魂早早融入那密密码码的笔记里,成为主人血液的一部分,成为气质的一部分,成为人脑中神秘浩瀚得如银河系般的思维的一部分。即使是乡间野夫,淹没在这深山老林之中,从事着最苦的农耕工作,也没阻碍他追求知识的步伐,他的精神世界早就越过了固有的地理位置,在天地间自由地翱翔,我甚至相信,沉浸在书本的他,早已忘掉了来自长期农耕的劳累,精神世界充盈得犹如钻石般闪烁生辉。
仅一瞬间,我对这些书的主人肃然起敬,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特别容易在物质世界里催毁,很多时候,我们被欲望疯狂地支配,想要获得很多很多,而真正驾驭欲望而保持初心的人,才能得到至高无上的快乐。
因为快乐不是随心所欲,自由放纵,是千帆历尽后看清本我,还原初心。
又或者说,从事土地农耕的人本来是快乐的,大地是最沉默包容的,只要你付出,它就能你同样的回报,一分耕耘,给你一分收获,你无需历经许多职场潜规则,也无需体会到各种人性冲击,你面对着最朴实的土地,撒下种子,挥下汗水,就会有收获。
这是人类最原始的,却也是最质朴的工作,回馈给农耕者的,也是最质朴的最纯粹的快乐。
dbf356d32c5f46a78658e1b047efe936.jpeg
紧靠在书柜旁的,是一片非常长的陈列墙,这陈列墙很有趣,前半部分整齐地钉着数十个车牌,白底的车牌还有着不同的年份,我猜想小镇的人都喜欢买二手车,而这些车牌,应该是夫妻俩这些年来购买到报废的车辆,他们念旧,每辆车的车牌都完好地保留下来,经年累积,就是眼前的这些车牌了。
一件小物件能反映主人的心思,这些在别人眼中毫无价值的车牌,却承载着庄园主夫妇的一些岁月,一些经历,一些共同的回忆,或许那一年,他们刚结婚;那一年,他们的小孩出生了,或读书;或毕业;或工作.......见证了他们人生一个又一个看似平淡却灿烂无比的岁月。
由此看来,夫妇两人是感情非常细腻且念旧的人。我是一个见微知著的人,仅从工具柜,书架,还有那些车牌,我几乎已非常接近和了解主人的人格——-灵巧能干的手,不朽追求知识的灵魂,还有细腻入微的心思。
生活的苟且从来不会阻碍我们灵魂自由高歌,真正阻碍我们的,仅仅是思维模式,或对欲望的无止境追求,或对郁郁不得志的沉沦,只有真正将情绪回归本真,才能从固有的生活中挖掘出许多小美好。
我们的生活,就是由这些小美好组成,从而有了“小确幸”的由来。
再往前看,是一些照片墙,首先看到的是一份非常古老发黄的报纸,他们很用心地用玻璃相框装好挂在墙上,报纸上有一张黑白的相片,相片上是一个上身穿着钮扣长衫,下身穿着宽脚裤的高瘦男人,那男人剪着寸头,站在一颗苹果树下,双手交叉在后背。
这样的人物形象,我曾经在故乡的祖屋见过,那是我爷爷与奶奶的婚照,那时我奶奶才18岁,穿着一身素净旗袍,手里拿着一束花,与我爷爷挽着手,我爷爷穿的那一身,就跟庄园主家的报纸上的人物的一身几乎一模一样。
那是刻有年代味道的衣着打扮。
而那报纸下面是一大段文字简介,那文字可不像我们现在报纸那么整齐,间距平均,大小一致。这报纸的字像是人手写的,错的地方涂抹痕迹明显,然后随手写回正确的字上去,整体看上去粗糙不已。这应该是很多年前,报纸编辑印刷技术还处于不太成熟的时期,就跟图中那男人衣着一样,刻着深深的时代印记。
报纸的英文写着这男人是Mr Wong,于某年(我只看了一次,实在记不清年份)来到这小镇,是小镇到来的第一个华人,他刻苦勤劳,通过多年的努力建立起一大型庄园,不单给本镇的居民带来便利,更与周边小镇建立起贸易关系。
短短的几行字,虽然简单,却极尽褒奖之意。中国人果然是这世上最勤劳最刻苦耐劳的群体,在很多年前,华工已开始遍布加拿大美国等地,开垦荒地,建立起一条又一条的铁轨,挥洒下无数的汗水,他们还将许多西方文明,例如建筑特色带回他们的故乡,我的故乡就有许多那样赋有西方特色的古老建筑,听老人家说,这些都是由“红毛泥”建成的,他们口中所说的“红毛”就是老外,而“红毛泥”意指由西方建筑材料———水泥。
a9f652c561fc4bb28197cbf91ca9e766.png
而并不是每个飘洋过海的人都能得到善终,我亲生的爷爷就是遗腹子,在我太奶奶怀孕时怀揣着为家人争取更好的生活的愿望,与故乡一众人到旧金山建铁路,梦想着衣锦还乡的他最终在数月后客死异乡。太奶奶一生守寡,而我爷爷从出生后再没见到父亲,两母子一直在贫穷凄惨的边缘挣扎。
许多年后,当我在电影院看到电影《Coco》后,我突然羡慕起那个能与曾曾曾祖父对话的小男孩,这个是与我遥远血脉相连的曾祖父,究竟当初以什么悲愤的方式遗憾地离开人世,我终究是不忍想起的。
许多人以为生活是一道选择题,其实于许多底层的人来说,那是一道生与死送命题,有时候真的为了活着,就已拼尽一生的力气,空留一身余恨。
而眼前这个男人,终究还是幸运的,至少,他活下来,通过自己的勇敢和智慧,成为了“移一代”,将自己的儿女后代全带来这小镇,在当初内忧外患的国内,接连经历抗日内战文革的动荡,而他们在这异国小镇过着这种平静安宁的生活,也不失为另一种幸福。
最怕你想争取的,最后却事与愿违。
“这是我丈夫的外公,他是第一代来到小镇的移民,后来他申请了他女儿出来,他女儿出来时已经结婚了,并且生了两个儿子,大的是我先生,小的是先生的弟弟。”老太太缓缓地说。
果然我猜得没错,这照片中的男人,就是第一代移民,即使他貌似是成功的案例,但当他建立起一切与女儿团聚时,应该已过数年,女儿也由黄毛丫头摇身变作他人妇,这当中他究竟经历了多少孤单寂寞才成就世人眼中的“成功”,才能凭借一股信念,在数年后完成家人团聚的心愿。
岁月无情,失去的终究已失去,但幸好结局是好的。
我女儿来到加拿大才几个月,英文水平有限,于是她用家乡话问我这照片上的是谁,干什么的,我也用家乡话耐心地将这故事讲解给她听。
我话音刚落,回头看一看老太太,老太太嘴唇颤抖,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,她语带哽咽地问:“你.....你是不是广东XX人?”她这句话,并不是英语,也并不是蹩脚的普通话,是我地地道道的家乡话,可惜她的口语还有点偏,不然我真心觉得她就是我一老乡。
我和女儿也惊讶不已,我前面说过广东话不只是粤语,当然我粤语也非常流利。广东话包括着许许多多的方言,每十里方言的调已十分不同,能说出近乎相似的方言,只能说明我们真的来自同一家乡,甚至可能是邻近的几个小镇村落。
这是何等玄妙的缘份。
但她激动的神色还是让我有点觉得蹊跷不已,本来老乡见老乡,的确会两眼泪汪汪,尤其在这鸟不拉屎的深山密林中,但我和老太太都已过了容易激动的年纪,老太太已是古稀之年,早该历经沧桑,她如此喜怒不自控地见到老乡,还是让我倍感意外。
“快随我来!”老太太一把抓住我手臂,将我往前揣,老太太是常年劳作之人,即使瘦若如柴,那力量还是很大的,我的手臂被抓得生疼生疼的,痛得我直咧嘴。女儿和Janet不明所以,也紧随着我后面。她们也许也被老太太的失态所惊到了。
我快速随着老太太后面,她的手越揣越大力,生怕我突然溜走一般。穿过了两段长长的铺着地毯的楼梯(加拿大的楼梯一般铺着毛毯,毕竟木质结构,加上寒冷天气,毛毯有隔音保暖的功效,而老太太家的毛毯已发黄,上面还有点淡淡的霉迹,应该是已用数年的地毯了),我们来到了老太太家的二楼,我还来不及细看,就被老太太拉到一房间前,老太太猛地推开门,里面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床,铺着干净素雅的床铺,床的旁边是一巨大的落地窗户,白色的蕾丝窗帘在两边被微风吹得轻轻晃动,这窗户视野开阔,能看到连绵的山脉和整个庄园。而这窗前,有一男人,他坐在一轮椅上,背对着我们,安静得如一雕像。没猜错的话,他就是那个神秘的庄园主,一个于我跃然纸上的答案。
“Dan!”老太太呼唤着那男人,那男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不知道是时光抛弃了他,还是他抛弃了时光。
“快,你快跟他说说家乡话。”老太太大声地对我说,激动的声音几乎变得尖锐,抓住我手臂的力度几乎快把我手臂扭断了,我几乎被她的失仪怔住了,于是用家乡话脱口而出:“你究竟要干什么?”
Janet也在一旁劝说老太太,边说边拉开她的手臂。
“Dan,你听到了吗?”老太太激动地向那男人吼。
那雕像一般的男人突然转动着轮椅,缓缓地转过身来。老太太松开手,用手捂着嘴,眼泪开始不断地往下流。那男人推动着轮椅缓缓地向我靠近,这是一个穿着深灰色钮扣有领衬衫的男人,下身穿着一条玄黑色的西裤,脚穿着一双绒毛拖鞋,即使身体已残疾,但衣着还是一丝不苟,整齐干净,由此看来,老太太与这老先生感情甚笃,她也是有心思的人,将老先生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这老先生头发剪得非常利落,面色苍白却有红晕,这应该是极少受到紫外线照射的缘故,加拿大有阳光的日子本来就少,如果加上常年在室内,皮肤显白且透红是很正常的状态,可是大多老外喜黑,在夏天把自己往死里晒,他们认为麦子色的皮肤看上去健康无比,白肌肤只属于病人和电影中的僵尸。
老先生的脸宠看起来和蔼亲切,人到了一定年纪,或接近人生终点,面容就会和善起来,因为放下了许许多多的欲望,也放下了无数的执着。
人的一生其实很有趣,就像抛物线一般,你的生命开端或者也是坐在手推车里不能行走,而生命的终点,同样也坐在轮椅上不能动弹。生命就是一场回归本质的旅行,起源和结束竟如此的相似。
他抬起头来,眼神有点混沌。小朋友有天真乌黑的眼睛,但濒临生命的终点的人,眼睛也逐渐混沌起来,经常听说,眼睛是心灵之窗,其实眼睛是生命之窗,失去生命的护航,眼睛也随之失去光彩,黯然下来。
我蹲下身来,与老先生平视,用家乡话说:“你好,先生,我是新来小镇的中国人,我叫Anne,这是我的女儿。”说完我拉了拉站在我身后的女儿,示意她向前来,她有点腼腆,犹豫了一下,也向着迈出一步,用家乡话向老先生打了一声招呼。
这本来只是寻常无比的招呼问候,没想到老先生已污浊的眼睛渐渐溢出泪水,继而哽咽地说:“好久,好久没听到有人说家乡话了。很好,很好。”说完,忍不住手掩面而泣。我惊讶地与女儿,Janet相互对望,却发现身后的老太太,也同样泪流满面。
“他没开口说话很长时间了,谢谢你。”老太太稍微收拾了一下情绪,但仍然有点激动地对我说。
而下面,就是我要为大家拉开的新的序幕,那是庄园主平凡却不平凡的一生,从他的外祖父(第一个来到小镇的中国人)说起....
于是就有了下一章:
《失落的庄园主的一生》
后话:下一章内容会详细叙述庄园如今的荒凉状况的原因,阿Bill在庄园的角色,还有庄园主一生经历,完结后,我会用两章的篇幅来叙述Janet之死,敬请留意。
一切修行皆在修心

精彩评论15

jackzhang2000 发表于 2019-8-25 1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Mark, 能好奇的问一下,这个广东家乡话的家乡是广东哪里啊?
 楼主| 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8-25 10:3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jackzhang2000 发表于 2019-8-25 10:11
Mark, 能好奇的问一下,这个广东家乡话的家乡是广东哪里啊?

你觉得呢?哈哈,图片应该能看出我家乡在哪。
sun20020 发表于 2019-8-25 1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搬个板凳慢慢看
 楼主| 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8-26 01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sun20020 发表于 2019-8-25 14:48
搬个板凳慢慢看

谢谢关注
保佑 发表于 2019-8-26 07:3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好感人。前面你忘记了,你说是什么Ava这样的人留在了小镇?
一滴自来水 发表于 2019-8-26 09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感谢分享~
jackzhang2000 发表于 2019-8-26 1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8-25 10:30
你觉得呢?哈哈,图片应该能看出我家乡在哪。

有点像江门开平或者台山
 楼主| 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8-27 00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jackzhang2000 发表于 2019-8-26 19:08
有点像江门开平或者台山

kangteng3278 发表于 2019-8-27 12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写的太好了,催更啊,楼主,也要照顾好自己哦!加油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安全认证
为了保证您的账号安全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码。

 

认证成功

完善一下信息,获取更多精彩移民咨询

移民进度
想移民
移民中
已移民
意向国家
移民目的
确定
跳过此步
*您可以使用此手机号码进行密码找回
*你可以使用国家区号+手机号码作为用户名登录
  • 特约撰稿人

    特约撰稿人

关注0

粉丝233

帖子40

点击签到 发布主题
推荐阅读

合作QQ : 2471214602

合作洽谈:010-88689611

400-025-6865

客服邮箱:server@yiminjiayuan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移民家园网
移动端
移民家园网
官微
移民家园网
官方服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