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/注册
移民家园

全球移民互动门户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如尚未注册?

(连载四)记录鲜为人知的加拿大小镇生活

2018-9-18 10:05
原作者: 处处枫叶情 收藏 邀请

“欢迎您来到这个小镇!”那白人女人说,“我叫Carmelita,是你们的邻居,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。” 她笑了笑,指着山坡下一间小房子,那房子挨着刚才那90岁老太太的房子,草绿色外墙的,后花园非常大,一直绵延到 ...

“欢迎您来到这个小镇!”那白人女人说,“我叫Carmelita,是你们的邻居,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。” 她笑了笑,指着山坡下一间小房子,那房子挨着刚才那90岁老太太的房子,草绿色外墙的,后花园非常大,一直绵延到山坡中间,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,还有一把木质的秋千椅,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上,放着一套欧式的咖啡桌椅,花园里有几棵非常茂密的树,有核桃树,有啤梨树,还有一棵看上去过百年的松树,笔直的树干粗极了,树长得特高,大概有四五层楼高,松脂从树干上溢出来,散发出迷人的树香,更有趣的是,她用一辆废弃的汽车,打开前盖,培上土,种上了一种金黄系的小花,远远的还看到有用于烧烤石堆,上面散放着一些松枝,还有一袅袅的烟升起,这应该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,在这偏远小镇,人烟稀少的地方,还愿意抹睫毛膏,还愿意将花园打理得如此井井有条的,肯定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。
我正看得入神,她把曲奇就交给我,我回过神来,忙说谢谢,女儿闻香而来,抓起了曲奇,一口就咬掉大半,忙说好吃好吃,我和Carmelita相视而笑,“您做的饼干很好吃,您看她吃得多开心,以后我可以称呼您Carm吗?我叫Anny。”说完我伸出手,准备跟她握一握,她把手在身上来回擦了几下才伸出来握住我的手,那手却柔软不粗糙,看来应该不是经常干苦力活的人。
她叫了我一些情况,我也得知了她的一些情况,她已离异多年,两个儿子都定居在阿尔伯塔省的埃德蒙顿,只是偶尔来回来看老母亲一眼。
“我前夫准备结第四次婚了,两个儿子她早已不认了。”她不全衰伤地说,声音有点哽咽。我看了看她住的屋,想起在这如此偏远,人烟稀少的小镇,无数的日日夜夜独自住在一间不小的房子中,无亲无故地独自活着,想找人说话却不知道找谁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情,看着她美丽的睫毛,我突然有种难以言表的悲哀。
我问了问她关于小镇的情况,她说小镇大概5千人,分布得非常散,最集中的大概是downtown 附近的人口了。后来我在这里生活久了,才知道这种散的程度竟然完全超出了我想象,当然这是后话。
我问她还在上班吗?她指了指她的腿,说20年前,她曾在邮局工作,一次意外落下了终身残疾,于是申请了政府补助的残疾金补助,于是就一直没再上班了。
怪不得她的手并不粗糙,原来一直没什么工作,靠着政府的救济度日,但政府的救济金并不多,自己一人生活,即便衣食住行不计算,但每年让人乍舌的房产税节节上升,再者加拿大冬天特别寒冷,除了温哥华相对少雪外,其他地区都十分苦寒,冬天更不能一日缺暖,积累下来,每月五六百刀的电费实在平常,可想而知,靠残疾金的Carm的生活是如何捉襟见肘的。
可是无论生活如何残酷不易,她都热爱着它,倾尽所有体面地活着,我猜她早上闻着满园花香,用睫毛膏小心翼翼地涂抹的样子,一边做曲奇一边让奶油香味溢满屋,该是面带微笑吧!
我们常说人与人之间相处的大忌是交浅言深,而我与90岁老奶奶,或是Carm,其实也只是初见,她们却如此真诚,看来小镇远离了世俗,远离了凡嚣,独于原始森林的一隅,里面的人也特别简单纯朴,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少了许多猜忌,平添了许多亲近和简单。
看来上帝是公平的,让你位于高山险峻之地,却让你有高山伟岸的心胸,看淡世事,与自然相融,恬静一生,也不失为一桩美事。
突然我想到了什么,想起了刚才询问90岁老奶奶关于夜半歌声惊恐的脸,略微犹豫,但抵不住好奇心,小心翼翼就问:“Carm,晚上您可听到有谁在唱歌吗?”
Carm脸色也大变,左顾右盼了一会,然后向前走近一步,故作神秘状,我忍不住抿嘴一笑,看来无论国内外,这人呀,要说是非,这肢体语言可是全球通行的。

“这歌声是那里传来的!”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!是她!
Carm指的方向,果然是那老太太的家。我之所以猜对,是因为我不信鬼怪之说,人之所以忌讳鬼神,许多时间是因为鬼在心中,疑心生暗鬼,那歌声的确非常诡异,但我周围都是原始森林,而邻居也只是这小山坡脚的这两户,Carm看上去阳光且热情,能把柔种的婴儿歌唱出那么凄厉的歌声,背后肯定是一桩桩伤感的故事,而心怀痛事之人,是绝对没可能有心思伺花弄草,只有内心洁净,心怀美好的人,才对大自然由衷的热爱。
而这个歌唱者,必定不是老太太,因为她年纪已颇大,儿女已经成家已久,有些甚至已到古稀之年,早该看淡生死,而且她眉眼间淡然平和,不似会唱出如此凄厉诡异的歌声。那么,真相唯有一个,就是她那驼背的神智不清的女儿。
我说出了我的猜疑,Carm吃惊地看着我:“您会占卜术吗?怎么未卜先知,太厉害了!”
这世上,真相本是随手可得,只是人们惯于鬼神之说的思维,少了些观察,万物皆有因,只是这个因,有多少人愿意抽丝剥茧地去触碰,去相信。
Carm看得远方,说起了那段不为人知的往事,而真相,远远比我想象的残酷。
原来,生活未曾放过谁,有人的地方,就有悲喜,就有江湖。
“老太太的女儿以前有丈夫,还有一个儿子,生活颇为美满。” Carm说。
“可惜她丈夫不知道为啥没了工作,就开始酗酒,一酗酒就发疯打她,她一开始时只会默默忍受,后来那男人变本加厉,酗酒后连儿子都打,她儿子才2岁啊!”Carm顿了顿,有点哽咽。
“最后那次,她丈夫又喝了酒,还喝了不少,回来对她拳打脚踢,吓得孩子大声哭,她丈夫转头打那儿子,一脚踢到墙边,人就那样没了。她疯了一样打她丈夫,她丈夫随手操到酒瓶往她头上一记,她就失去了知觉。” Carm说着说着,流下了几行清泪。
“她儿子没了,不知道伤心过度,还是被丈夫打了一记,之后就疯疯癫癫。她丈夫之后判了20多年,估计快放出来了。她也可怜,儿子没了,每晚都唱那摇篮曲,边唱边哭,大概是失去儿子太痛了,心结难舒,真的很可怜。”Carm叹了口气,惋惜地说。
怪不得那哭声如些渗人,原来背后有这么一个故事,没经历过大痛的入,不足以每晚以泪泣夜。
看来,悲剧在地球的每个角落,都会以不同的形式上演。我望了望那老太太的房子,叹了口气,大家都怜惜她女儿,那谁怜惜她?夜夜听着那泣泪的歌,大概每晚都是剜心的痛吧。
想起如今国内,人们大多追求儿女双全,不成想,养育出来,终生负责,一辈子平安顺遂还好,如果。。。那就是一辈子的责任与遗憾。
人生是一场长跑,儿女双全短暂得意不是得意,不得意而一生平安者,也不失为另一种意义的赢家。

5

鲜花
1

握手
1

雷人

路过
1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8 人)

  • 北京市
  • 朝阳区
  • 职业未填写
这个人很懒,什么也没留下...
粉丝1 阅读1598 回复0
上一篇:
(连载五)记录鲜为人知的加拿大小镇生活发布时间:2018-09-18
下一篇:
(连载六 )记录鲜为人知的加拿大小镇生活发布时间:2018-09-26

客服QQ : 1732217544

客服电话:400-025-6865

园子微信:yiminjiayuan2020

一民微信:yiminchuguo

客服邮箱:server@yiminjiayuan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移民家园网
移动端
移民家园网
官微
移民家园网
官方服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