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/注册
移民家园

全球移民互动门户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如尚未注册?

[移民故事] 庄园主的一生(上)

  [复制链接]
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8-30 11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本帖最后由 处处枫叶情 于 2019-8-30 11:40 编辑

《庄园主的一生》上
我们都被眼前的情景呆住了,待老太太与老先生稍稍平静下来后,是老太太先拉开了话匣子。老太太还是用英文说,可能在这小镇生活已超过半世纪,普通话或我家乡方言只是她偶尔蹦发出来的技能。
“我先生的母亲和弟弟在近三年内相继离世,之后我先生患了严重的抑郁症,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,不吃不喝不睡,有时几天也说不出一句话,他在精神崩溃的边缘徘徊,我也在地狱里走过一趟又一趟。”老太太缓缓地说,她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悲怆压抑,让人感觉沉溺于最深的湖底,再猛烈的阳光也不能透过湖面驱赶那黑暗。
“经过长时间的治疗,他康复了,有时候,一天能跟我说上一两句话。我还以为生活开始有了曙光,不久他却确诊了柏金逊,他开始控制不了的手抖,语言不清,口水不断往下流,手脚开始变得僵硬不灵活,要依靠拐杖或轮椅才能行动。自从得到这病后,他更加不爱说话了,也断绝了跟任何人的来往。每天他都要服用大量的药物来抑制手抖和流口水的症状,他唯一喜欢做的,就是偶尔拄着拐杖,让我扶着他到楼下,一遍又一遍地看那些挂在墙上的旧照片。” 说完,老太太再也忍不住,紧闭着双眼,泪水不断往下流,眼盖皮也控制不了地颤抖起来。
或许是长年累月的压抑吧,要不然初次见面气场如此强大,直接将Bill吓倒的老太太,怎么会在陌生人面前轻弹眼泪,长期照顾病患的劳苦加上无人可诉的悲哀,足以压垮老太太瘦弱的肩膀,此刻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妻子与女人,为了丈夫的片刻好转,放下了尊严,强行将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拉到丈夫面前,不能自已地数次流泪,要是可以,要是还有别的方法,谁愿意将自己最脆弱最不堪的一面展露于陌生人面前?
我望了望Janet,此刻她也眼含泪水,眼底里尽是忧伤难平。
鲁迅曾说人类的悲伤并不相通,我并不以为然,这世上总有同一类人,他们的经历或许相似,他们的悲哀会在同一频率上共振,只因他们属于同一个群体,于是他们能够了解彼此间的悲哀,例如病友群体,失独群体,烈士群体。
人类到底还是害怕孤独的,当遇到重大悲剧后,他们会习惯寻找同类,然后诉说,然后抱团取暖,毕竟他们需要找到悲伤共通的人,并且从中获取力量,再重新站起来。
而Janet和眼前的老太太,或许在悲伤的频率上得到了共振,于是有了共鸣。
我突然间觉得没由来的悲哀,我本是敏感忧郁的人,总是有点悲天悯人,尤其看过老先生的工具架和书柜后,我深深觉得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,喜欢摆弄工具研究的他,终究因为手脚僵硬而失去了这种能力,而那书架上浩瀚无垠的知识海洋,密密麻麻的日记,最终也因为疾病的无情将其狠狠地撕成记忆的碎片,撒落在老先生逐渐干涸的回忆长河中,无声无息地沉没、消失。
我突然怀疑起人生的意义,并且深切地感受到岁月的无情与残忍。想起了许多年前,我看过的电影《岁月神偷》,里面说过:在变幻的生命中,原来岁月,是最大的小偷......
这样看来,人生的确苦海无边。当时的我,并不知道这种情绪如同野草的种子般,在我心中撒下种子,直到Janet死后,这绝望的种子生根发岸,疯狂成长,我经历了犹如地狱炼火般的煎熬才顿悟,才迎来人生新的境界和升华,开始对人生的意义大彻大悟。
老先生抬起头来,眼睛犹如小孩一般清澈善良,我曾说过,生命是一场抛物线的轮回,小孩子的眼睛因无欲而清澈,而老人的眼睛因“舍欲”回归本真而清澈。他指了指床边的拐杖,示意老太太拿过来,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残疾,只是柏金逊让他行动迟缓且僵硬。
“来,我带你看看楼下的照片。”老先生扭过头来,用家乡话对我说。他拄着拐杖勉强站起来,老太太立即前来扶着,生怕他因为站不稳而跌倒。
这当年应该是一对羡煞旁人的恩爱夫妻,我总对这种自然流露的男女的或热烈或平淡的恩爱之情有点羡慕,可能我对情感的表达很内敛,而我老公一向木讷,我们的关系一直像白开水一般,我一直认为婚姻关系本来就是一杯白开水,不好喝却能真正解渴。
老先生走得好慢,两层楼梯,花了足足十来分钟。当他走到那些照片面前,混浑的眼神却有了点点的光泽,像明媚的阳光洒在死水湖上,也会有波光粼粼的时刻。
他的手微微颤抖地抚过一张又一张照片,那绵延数米长的照片墙,就是他人生一部又一部的回忆录,而我们就像坐在暗黑的电影院里的观众,等待着老先生这播放者给我一帧又一帧绝美的画面。
“这是我外公,他在年轻时坐着木板船在广东XX到加拿大建铁路,是许多华工之一,那时候他已婚,并且有了我妈,他离开时,我妈还不到八岁,家乡年年饥荒,实在揭不开锅,于是他想离乡背井拼一拼。”老先生指着那发黄的报纸说,声音仿佛从远古飘来,一下子将我们带进了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。
“在船上那一个多月,许多华工病了,听我外公说,有些甚至因为病情过重而死亡,因怕活着的人感染瘟疫,那些死去的被船员直接扔海里了。余下活着的每个人心里都好难受,都戚戚然。”老先生说得无悲无喜,但我总想起我那素未谋面的曾祖父(上一章我说过我爷爷是遗腹子),不知道他飘在船上的那一个多月,每天是以什么心情面对如此残酷的事情,或许被投海的是他的挚友,是他从小的玩伴,他们曾经度过许多天真烂漫的岁月,在追逐中逐渐成长,他们曾经对岁月,对未来也有憧憬,然后被岁月趋向不得不面对生活的残酷,继尔是生离死别,阴阳永隔。
“外公被分配的铁路就在小镇几十里的地方,那时候科技落后,要开山劈石才能贯通铁路,许多时候都是靠人力发掘,可以说,加拿大许多的铁路,都是华工的血肉泪的凝结。这期间许多人因为工作过于劳苦,积劳成疾,有的熬不下去就客死异乡,那时候通讯落后,有些辛劳而亡的同乡华工,临终前将信和工钱交给外公,托他带回给家乡的亲人。也有熬了几年实在太苦回家的劳工,但我外公不敢将好友临终前的信和钱假手于人,他想着有一天凑够了钱,衣锦还乡,将信和钱亲自交到那些好友家人的手上,如果自己经济允许,还能私自补贴一些给好友的家人。”老先生说到这里,突然指着另外一张照片。
那照片黑灰水泥外墙,无论阳台和屋顶建设都非常有欧式,窗户即使看上去已破账不堪,仍然能看出朱红色外框和绿荧荧玻璃,岁月已经在那些房子留下了痕迹,满满的水痕和青苔爬满外墙,但仍能依稀感受到当初的风采,可见当初新楼建成,那磅礴大气的设计风格是多么让人眼前一样,赞叹不已。
我对这些建筑倒见怪不怪,我的家乡遍地都是这些建筑,许多都是当年漂泊在外的华工,牺牲了大半辈子的青春和与家人团聚的时光换来的,人们只看到了气派的建筑外表,却看不到他们的孤单寂寞,满身伤痕。中国人跟老外不同,我们对房子注定有种非常特殊的情感,我们的安全感仿佛来自于这固定的安乐窝,我们享受这固有港湾带来的舒适,让我们卸下一身的疲惫与劳苦,我们都缺少老外天生烂漫的流浪基因。
许多年前,华工的基因里对房子的认同感与我们几乎一致,这几乎相同的理念无言地代代传承,跨越百载,同样刻在我们的骨子里。
“我外公一离开就是15年,这期间省吃俭用,省下一笔钱,然后跟同期来的一些同乡一起,衣锦还乡。当年一起漂洋过海的同乡,加起来共35人,到了我外公回来那一年,就只剩下15人了。” 老先生摇了摇头,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并不是每个怀着美好生活愿望的人都能得到命运的垂青,在那一道道铁轨旁,看着逐年增多的坟冢,里面埋着与自己同根的人,想必活着的人心里也并不是多滋味。
这世上,有人住高楼,有人在深沟,有人光万丈,有人一身锈。年少时我们总以为自己能住高楼,能有万丈光芒,但生活往往让我们一身锈地在深沟里挣扎,当我们伸出手时,才发现高楼和光芒是那么的遥不可及。
“这就是我外公与同乡共时的房子,也是我们的祖屋。外公回来时,我娘已经结婚了。外公就只有我娘一个女儿,外婆早在他回来前几年离世了,听我娘说,是在耕种时,邻居的牛突然发疯,外婆被踩踏而死的。外公与外婆最终没有团聚,当年的离别竟成了永别。几年后祖屋的落成也没了外婆的见证,这多少都是外公一辈子的遗憾,他后来也没再娶,现在我的祖屋堂前还挂着外婆的黑白照在正堂,有亲戚逢初一十五拜祭献香的。” 老先生看了又看那老房子的照片,发现照片上的玻璃有点微尘,还用袖子拭了又拭。
1455852052.jpg
“我外公回来时,我已经5岁,弟弟也1岁了,我们那时条件也不太好,住的房子我还记得里面很黑很黑,外墙是黄泥砖,屋盖是瓦片,一下雨就要用盆子在屋里接水。我爹我娘在家务劳,靠着一亩三分地看天吃饭,我很小已经学会自理自立,照顾弟弟了。”老先生说的黄泥屋我见过,在我家乡,现在这类型的黄泥屋还有许多,人们普遍将牛养在里面。那种黄泥砖似乎是某种技术而成的,只要成份是黄泥混合粗沙,但雨水透不过,还颇为坚固,算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。
1455852054.jpg
“房子前后建了两三年,之后我们一家搬进了新房子。那新房子很气派,我还记得我从第一层跑到楼上各地方看看,在楼上还能望到整条村绿油油的水稻。从黄泥屋般到红毛泥屋,我们一家的生活质量有了质的飞跃。”老先生指指那阳台,示意他曾经在年少时,站在这里眺望,那时候他肯定嘴角上扬,满头大汗,脸上因掩盖不住的兴奋而红晕圈圈,风吹起少年的棉质上衣,让他觉得一切都如此美好温柔。
1455852051.jpg
而奋斗十多年归乡的外公,坐在中堂前,看着妻子的遗照,听着久违的乡音,看着自己的女儿,孙子们幸福的笑容,该是边感怀边欣慰的。中国人好像天生缺少了“以自我为中心”的基因,老外喜欢自我精神满足,吃光花光,而中国人喜欢储存,当有后代后,总想费尽心思给后代更好的生活,当看到他们活得开心健康,我们也会得到很大程度的满足。
当年老先生的外公如是,而现在我漂洋过海的初衷也如是。我望了望女儿,再看了看报纸上外公的照片,跨越百年,我和他终究走上同一条道路,一条为儿孙后代过得更好而杀出的一条血路。
前路漫漫,至少我们要记得来时的初心,便不枉这过程中蚀骨的艰辛了。
“外公想着余生就在家乡度过,与我爹娘,与他两个外孙。可惜好景不长,日本开始侵华战争,战争逐渐吃紧,许多人开始逃离家园,躲避战火,外公提议我爹娘带上我和弟弟,一起回到加拿大,重新开始。” 老先生回忆到往事,思绪竟如此的清晰。
“我爹穷苦了大半辈子,好不容易住上豪华气派的大房子,本来他也没离开过家乡,就是一老实巴交的农民,他不愿意离开。眼看着战争吃紧,只怕小日本毁了铁路,那时候想离开怕是太迟了,我娘思虑再三,决定带着我和弟弟,随外公一起到加拿大,那一年,我11岁,弟弟7岁。没想过,这一别,也是我们与爹的永别。” 老先生的声音有点悲哀地说,指了指一张照片:“这是我们一家人临别前照的照片,是在影楼照的,也算是我们唯一一张全家福。”
照片上的女人看上去颇年轻,剪着齐耳的短发,两鬓夹着亮晶晶的发夹,穿的衣服颇有年代特色,是斜扣的布钮扣上衣,下身穿着宽脚裤,脚踏一双白底黑面布鞋,看上去素净淡雅,照片中的成年男子和两个小男孩倒平常,都剪着寸头,穿着宽钮扣衬衫和宽脚裤,一家人都没有丝毫笑意,整张黑白照片有说不出的压抑和愁绪。
“听村里的人说,我爹遇到了一帮日本鬼子,那些鬼子要求他带路,他不依,被活活刺死了。许多年后,我曾回过家乡,他的坟前荒草丛生,之后每年在清明时节,我都寄点钱回去给几个村民,让他们帮忙修坟,顺便烧点纸钱,也算遂了我娘的心愿。”老先生说着说着,眼泪又从眼角溢出来。
命运有时候就是喜欢开着同一个惨淡的玩笑,老先生的外公永远遗憾妻子的离世,而老先生的娘与丈夫一别后也成永诀。
在国内时,离乡背井这词,我还非常陌生,只能偶尔从春运大军,留守儿童那里得到片面的理解,当我真正现在身处他乡,有家不能归的苦楚,遥远思念家人的悲痛,加上不同文化带给我的隔膜,终究让我明白这四个字的份量。
我终究像许多离开故土的人一样,在这片土地上得不到归属感,也逐渐明白“狐死首丘”的悲哀。
老先生一口标准的家乡话,其中有许多词我们现在已经不用,或者说听上去已“过时”了。在这个纯英文生活的小镇,他失去了他母亲和弟弟,也就失去了最后两个与他说家乡话的人,无法安放的思乡情绪和失去共同回忆亲人的痛苦,怎能不压跨他?
在以后生活在小镇的日子里,我教会了老太太用微信,加了老太太微信好友,我经常用微信语音跟老先生用家乡话聊天,他的情绪竟慢慢地得到改善,变得开朗健谈起来,还给我在生活上遇到的问题提出许多建议和帮助。语言的魔力如此巨大的确是我始料不及的。
“我和弟弟随我娘,我外公经过一个月的海上颠簸,终于来到加拿大。一路上风餐露宿,苦不堪言,最后我们来到了外公以前建铁路的附近,发现了这小镇,这小镇以种植业为主,我外父和我娘庄稼人出身,我和弟弟也早就学会干农活,我们吃得起这个苦,于是我们决定扎根下来,没想到这一扎根,就是70多年,直到今天,我都一直生活在这小镇上,我娘和我弟的坟在这里,我已经在他们旁边买了墓地,将来我和妻子也将长眠于此。对于我来说,这就是我的第二家乡。” 他的声音没什么悲伤,反而听上去有种期待,有种等待解脱的欲望。
人类有一种特性,我们仿佛注定是欠父母债,还子女债,我们或许一辈子都为子女付出,但大限将至,许多人反而愿意长眠于父母左右,因为那里有我们与生俱来的安全感和温暖,我们从幼年时期得到的几乎最无私的爱。
“我和弟弟后来在这小镇上学,从小学一直上到高中,而在这期间,我外公和我娘开始购买耕地,我外公本就余下一点积蓄,加上他和我娘吃得苦,这么多年来慢慢积累,购买的耕地越来越多,到了我22岁时,这耕地的面积已达到47个“的卡”(音译,acre,英亩),  我和弟弟毕业后也没从事别的工作,一直在农场工作,钱攒够了就继续买耕地,买机器和拖拉机,有了机械耕种,我们的效率提高得很快,我们什么也种,苹果和樱桃是最出名的,物美价廉,汁水鲜甜,不少邻近的小镇的果商都在我们这里拿货,后来我外公上了报纸,更加打开了名堂。于是我们乘胜追击,在农场外开起了大型水果摊,将零售和批发一起相结合,短短十年间,我们一家人凭着双手,硬生生闯开一片天地,成为小镇最大的庄园主,占地面积越扩越大。”老先生回忆起往事,嘴角含笑,仿佛回到那段红红火火,热火朝天,血与汗交织风光无限的年轻岁月。

老先生年轻时:
1455852043.jpg
后来我去过老先生所说的水果摊,加拿大的农场外都有这样类似的水果摊,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些水果摊叫fruit stand,一般木质结构,占地非常大,里面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类蔬菜水果,一般是一大袋一大袋地卖,或者用纸盒装着卖,许多人会选择在fruit stand买代替在超市买,毕竟除了价兼外,份量还大。
这些水果摊一般还有其他功能,就是存货和储存功能。我曾经去庄园主的水果摊看过,里面的仓库非常大,一层又一层的木架叠很高,可以想像到当被库存量是多么的大,除了这些木架,还有一些冷库,老太太曾经告诉过我,许多水果蔬菜常温不耐保存,冷库常年在零度以下,蔬果能保存非常久。
FRUIT STAND:
1455852041.jpg

白衣的是年轻的老先生:
1455852042.jpg

这些水果摊还卖各种容器,大大小小的,因为冬天大雪覆盖,万物俱疲,出行也极为不方便,所以老外热爱各种腌制,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腌泡黄瓜,具体过程我不太清楚,应该是类似于醋泡,需要吃的时候拿出来,切成细条放在面包中间,夹杂着肉一起吃,既能开胃又爽口,这些腌泡黄瓜叫pickle,在老外超市很常见,跟我们广东的晒咸鱼,腊肉,韩国的泡菜,也算是异曲同工了,都是通过腌或泡,长期地保存食物,在天气恶劣或食物短缺时,能解决温饱问题,这也是劳动人民在长时间与生活的抗争中,凝结的生活经验与智慧结晶。

1382538655602.jpeg

grandmas-dill-pickles-750x440.jpg

大家可能以为做农耕非常辛苦,但由于加拿大在早期已经实行机械耕种,加上加拿大的气候大多苦寒,例如小镇一年基本上都大雪覆盖,于是一年有3到4个月休养生息,庄园主夫妇就会到处旅游,加拿大人一般热衷于自驾游,自驾游的车我在之前许多章介绍过,里面有床,厨房,甚至卫生间,英文叫trailer。
那照片墙有许多夫妻双方旅游的照片,有的旧金山,有的在西雅图,有的在墨西哥(加拿大人特别喜欢去墨西哥),更有的在中国......
想来在小镇上做耕种也算是幸福吧,虽然辛劳的日子很多,但因为自然气候,也给了农耕者几个月休养生息的机会。
后话:下一章,我会详细讲述庄园主的后半生,生儿育女,到庄园由盛到衰,再到荒废的过程,颇有大厦倾倒之象。
由于我纪实,我会穿插着说说庄园主在2019年的葬礼,算是对庄园主一个完整的叙述,同时让我的读者深入了解到加拿大生活的每一个细节,包括生命终结的历程和葬礼流程。
1455852052.jpg
一切修行皆在修心

精彩评论16

水冰月 发表于 2019-8-30 1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酸黄瓜~
一滴自来水 发表于 2019-8-30 1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这个黄瓜看着莫名有食欲
kangteng3278 发表于 2019-8-30 13:1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写的棒棒,每次闲下来就看看作者有没有更文!期待后面的故事!
nbjrdz 发表于 2019-8-30 21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期待后面的故事!
sisi0591 发表于 2019-9-2 04:4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文笔细腻,贯穿描述,看得过瘾!谢谢楼主工作照顾家庭之余辛苦码字。
1982tan 发表于 2019-9-2 10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楼主是台山人?
 楼主| 处处枫叶情 发表于 2019-9-2 11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1982tan 发表于 2019-9-2 10:25
楼主是台山人?

高手在民间
powerfulpanda 发表于 2019-9-3 17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来支持一下~~
sun20020 发表于 2019-9-4 1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你好!你看起来正在享受讨论,但你尚未注册。

当你创建了用户,我们就可以准确地记录你的阅读进度,这样你再次访问时就可以我们给你推荐的咨询内容,同时,只要有人回复你,你也可以通过此处接收通知。而且你还可以赞帖子,向他人分享感激之情。

你的有效访问是我给你推荐内容的重要因素

立即注册 我知道了
有更新,楼主加油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安全认证
为了保证您的账号安全,请尽快绑定手机号码。

 

认证成功

完善一下信息,获取更多精彩移民咨询

移民进度
想移民
移民中
已移民
意向国家
移民目的
确定
跳过此步
*您可以使用此手机号码进行密码找回
*你可以使用国家区号+手机号码作为用户名登录
  • 特约撰稿人

    特约撰稿人

关注0

粉丝233

帖子40

点击签到 发布主题
推荐阅读

合作QQ : 2471214602

合作洽谈:010-88689611

400-025-6865

客服邮箱:server@yiminjiayuan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移民家园网
移动端
移民家园网
官微
移民家园网
官方服务号